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歷史 > 金鵲橋:半是槍聲半是詩

金鵲橋:半是槍聲半是詩

關鍵詞:金鵲橋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瑞金在線
  • 電 話:
  • 網 址:http://
  • 感謝 ruijin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3075

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石橋巍巍,猶憶暴動紅旗
  2010年4月2日,我市舉辦了紀念“安治暴動”八十周年座談會。與會代表追溯著八十二年的時光。那時,橋上曾經飄揚的暴動旗幟———瑞金工農武裝革命第一面紅旗。
  與瑞金縣城一山之隔的安治,山清水秀的小山村曾是一條重要交通要道。瑞金通往福建長汀等相鄰鄉鎮的石階棧道,把這座石橋當作一個節點。1927年,賀龍、葉挺率南昌起義部隊來到瑞金,移師轉道福建長汀樓子壩,經武平南下潮汕與葉劍英等人領導廣州起義,通過的就是這座橋。入黨不久的安治村人鄧希平和其他革命群眾,曾在這路上送別革命隊伍。而這支隊伍中,有鄧希平的入黨介紹人朱德。
  安治暴動,就發生在送別這支隊伍之后。據史書記載,南昌起義隊伍離開瑞金后,和鄧希平一起入黨的安治人劉忠恩、謝仁鶴先后被國民黨捕殺。同志就義的鮮血激起了鄧希平的復仇之情。當時,黨組織已派出福建上杭人藍夏橋來到安治進行革命宣傳,鄧希平也在村子里開設過“醒群小學”———顯然,這所“農民講習所”性質的學校,在這片山溝里播下了革命的種子。當縣城國民黨駐軍發生爭餉內訌之后,藍夏橋、鄧希平等人在黨組織指導下,及時以“結拜兄弟”的名義,從潰兵手中獲槍30多支,為開展武裝斗爭創造條件。
  1930年4月2日晚,藍夏橋、鄢寰來到安治鄧希平家里,召開秘密會議,研究暴動計劃。4月3日傍晚,200多名暴動隊員手持長槍和梭標、鳥銃、大刀在安治集合,暴動
  紅旗插上了安治橋頭———橋
  邊,是國民黨鄉公所。激越的
  槍聲,是瑞金革命的第一槍,子彈射向流氓兵痞楊家梯。緊接著,暴動隊沖向土豪張學銘家。張學銘躲到石橋邊的土圍子里頑抗,但經不起暴動隊全力攻擊,只身逃跑。暴動隊砸開張學銘的家門,將他的家產、糧食予以沒收,分發給農民群眾。
  在安治暴動的影響下,武陽、九堡、黃柏、黃沙、律陽等地的農民暴動相繼發生。瑞金建立第一個革命政權后遭到反撲,鄧希平率領赤衛隊,抵抗靖衛團鐘運標的瘋狂反撲,退回安治堅持革命的游擊隊,也曾經依托山林、河溝、石橋打擊國民黨反動派。石橋流水已希平,橋下的羅溪河至今綿綿不斷,流向綿江流到縣城,寄托著人們對革命先烈的懷念。
金鵲八景,再現“蘭亭集宴”
  瑞金詩歌史上,留下不少有名的宴集唱和,分韻賦詩,為山水名勝增添了耀眼的人文光芒。修云龍橋、建龍珠寺、游羅漢巖、觀深隴梅,還有瑞林的蓼溪八景、仰華八景……總有一群詩人的足跡,圍著風景轉,于是自然風光與人文盛事相互映襯,彰顯于史籍。
  今天的人們實在難以相信,在澤覃安治村這個山溝里,居然演繹過“蘭亭集宴”一樣的往事。
  那是清朝乾隆年間,一名叫汪麟的九江人來瑞金掌管文教,自然對瑞金名勝都要瀏覽一番。1774年,他來到了安治。原來這年春天,當地修起了一座長達三十余米的三拱石橋,叫金鵲橋,在江邊建起來一座亭子,叫停月樓。汪麟與當地鄉親、文人來到停月樓上,擺起了宴席。仰觀四野青山,俯聽溪澗流泉,逸興飛揚,游目縱懷,湊起了金鵲橋八景:桃營種雨、塔陂泛槎、牛渡淘金、駕潭釣雪、赤沙烘日、青塘浸月、紫云幕井、石溝滴乳。次韻,分韻,一組組、一首首詩歌誕生了,對應實景,憑添意會,夾雜典故,勾勒出一處世外桃源,也記錄了當時的人文勝跡。
  澤覃鄉志編撰者劉起輝介紹,安治,取長治久安之意,是解放后官員的重新命名,原名是諧音的“庵子前”。在金鵲橋東頭,至今仍有修復的庵寺,當年這里曾叫“陶陽區庵子前鄉”,官衙就在橋頭。據碑文記載,橋梁建于清朝乾隆辛卯年(公元1771年),系當地名紳危彩霞、鄧帝佐倡議募建,詩人湯浩《夏過庵子前贈危彩霞》寫道:“嶺外橋橫四野通,斷云無計鎖長虹。鑿山石破五丁力,雇役錢輸百寶功。朝出飯攜荷葉雨,暮歸衣卷荻花風。行人那識君勞甚,草笠芒鞋浴暑中。”紀念危彩霞募捐之功和監工之勞。
  羅溪河上,這座縣境內罕見的三拱石橋長十丈,寬一丈三尺,高二丈四尺,兩端原有長坡護欄。它雄偉的身姿,美麗的名字,對應著天上人間的古老傳說,寄托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再現雄姿,打造盛世新景
  如今,這座石橋,一頭是安治村,一頭是希平村。橋身長滿草樹,橋面一側頹敗,交通意義即將成為歷史。據了解,金鵲橋衰敗,主要是1963年1978年間,綿江林場水運木頭擊毀橋墩,加之年久失修,1987年、2009年被洪水分別毀掉兩孔。
  據劉石林介紹,上個月,他和在安治當村干部的老同學聚會,席間說起這座240余年歷史的古橋,就想到提案。他和另外幾名委員特此在安治調研,由他執筆寫這份《保護瑞金重要紅色資源,修復美麗的安治橋》的提案。
  劉石林告訴記者,安治石拱橋的革命遺址地位不容置疑,修復保護工作迫在眉睫。作為重要革命遺址,石拱橋必須以嶄新姿態出現在眾人面前,盡快修復這座瑞金歷史上的重要文化名橋,不能再讓紅色資源流失而愧對后人,要最大限度地保護和挖掘我市紅色資源,盡一切可能地擴大和提升瑞金的知名度、影響力。
  關于修復石橋的前景和意義,劉石林也作過深入的考察。他認為,可以將烏仙山旅游地與“金鵲橋”的山路改為石階路來聯通,拓展市民的旅游線路;沿著這條路,還能通向毛澤覃烈士紀念園;能夠打造為一條精品線路,還能帶動澤覃山區的原生態美食銷售,造福一方百姓。而關于修復資金解決,他覺得可以抓住《若干意見》出臺的機遇,做好項目策劃,向上爭取獎金。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瑞金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電話:18162176622 傳真: 郵箱:3474305886#qq.com
地址:江西省瑞金市贛閩物流園22棟128號新景文化傳媒3樓 郵編:342500
Copyright © 2004-2020 瑞金城市在線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贛ICP備16002646號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青青精品视频国产-国语自产视频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