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文化 > 金鵲橋八景解讀

金鵲橋八景解讀

關鍵詞:金鵲橋八景解讀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瑞金在線
  • 電 話:
  • 網 址:
  • 感謝 ruijin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2483

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在政協文史資料《綿江歷代詩詞選》中,收錄了瑞金詩人胡泰、劉朝琯分別寫作的《金鵲橋八景次韻》,和危星燦、羅洪漸、李喬、蘭時省、湯家駒、劉榮芹、危賡飏、湯才夫八人分韻賦詩,分別塑造了八景的古典意象。
  修復金鵲橋,就是修復一個文化視角。如今,進入安治,已不是當年汪麟的路徑。十多里彎曲綿延的水泥路,把車子直接送到了金鵲橋邊的民居前。站在石橋四方眺望,仍然能夠根據八景名字,找到實景和詩意。
  “荒荒山崦里,人說古屯營。淺草殷腥血,沉沙蝕斷兵。嶺高常火種,雨潤即力耕。戰骨何曾朽,天陰開哭聲。”詩中的“桃陽種雨”,指向的是戰爭與和平的切換。據縣志載,明朝崇禎年間這里設有陶陽隘,屯兵把守,交通要道同時成為軍事要塞。這片岑寂的深山,曾經一次次點燃烽煙。從對抗清兵的明朝軍隊、太平天國的冷兵器,到七十年前的安治暴動、赤衛隊的槍炮,留在眼前的只有青青莊稼。和平年代的文人歌詠,對戰爭烽火的遙想,加深著人們對和平的企望和熱愛。
  “浮光無不照,原野并山林,纖草濃垂露,平沙碎點金。高甍敷麗色,白屋啟重陰。幸食太平福,毋忘向日心。”幾百年前詩人眼中,大概想以“赤沙烘日”來喻指太平盛世,他們沒有想到幾百年后人世的黑暗,和追尋光明的革命者。在南邊有一個叫赤沙田的村子,一個叫鄧希平的人,在村里辦起了醒群小學,教諭革命,率領窮苦大眾為推翻壓迫而發起了暴動,成為瑞金第一任縣委書記。為此,赤沙田還曾遭到反動派的燒殺,全村化為灰燼。如果與這段歷史對應,“赤沙烘日”就有了新的意味。
  “千崖萬壑赴羅溪,金鵲橋通路不迷。竹筏何能來漢使,編槎長自泛隨堤。云縈谷口猿清嘯,月落波心鳥夜啼。卻怪曉來煙霧濕,遙尋孤塔認東西。”如今橋上看到的,已是經過維修的鵬圖塔,青山白塔,成為山村永遠的指北針。塔陂依然,浮槎不再。據村民講,直到二十年前,這里仍然有木材扎成的木排竹筏,順水漂過,進入綿江。與溪澗有關的景,還有牛渡淘金和駕潭釣雪。牛渡,當年“蟻附蠅緣”的淘金客不見;駕潭,當年獨釣江雪的漁人,也許本來就是文人的想象,這兩處都在石橋之西,溪流上游。
  至于村東的“青塘浸月”,東隅的“石溝滴乳”,西山的“紫云幕井”,都是這個山村清涼幽靜的去處,大池塘,滴水寨,紫云井,地形和水名依然,人世的寒涼已有變易。載入縣志的名井,雖然“冷可清肌骨,品泉第一家”,只是今天的山村,清清山泉已順著白色的管道,進入山村家家戶戶,如今名井靜處水泥路邊,清涼只供路人。
  在載入縣志的古詩中,沒有汪麟的名字,縣志只收錄了他寫下的《金鵲橋記》,那是雜取《岳陽樓記》《醉翁亭記》《蘭亭集序》詞藻句式而成的散文。“向之所欣,俯仰之間,已為陳跡,猶不能不以之興懷。”八景滄桑,歷史增厚,汪麟所希望“序記詩文編輯成帙,梓行永久”。從陶陽區到澤覃鄉,從庵子前到安治村,由于交通要道的作用淡出,昔日熱鬧的大鄉鎮變為今天寧靜的小山村。但一座至今仍在的古橋,一場只留史籍的集宴,記錄了曾經的繁華。大地方出大事件,或許能夠解開不少人心存的好奇:誕生瑞金第一個鄉黨支部的地方,為什么是安治?
  “聞說孤城將,當年結此營。貔貅曾督戰,烽燧已銷兵。秋雨村村藝,春云處處耕。幸逢全盛日,四野起歌聲。”走進安治,走上石橋,遙望八景,人們為曾經的革命而驕傲,更為長久的和平而祈福。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瑞金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電話:18162176622 傳真: 郵箱:3474305886#qq.com
地址:江西省瑞金市贛閩物流園22棟128號新景文化傳媒3樓 郵編:342500
Copyright © 2004-2020 瑞金城市在線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贛ICP備16002646號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青青精品视频国产-国语自产视频在线